您的位置 首页 公益

保护长江江豚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

引 子 微风从徐,吹来,水面波光粼粼。不时可以看到几个江豚人头露出水面。这是湖北, 长江石首段的北岸,在长江, 天鹅洲,的新月形古道上,100多名长江江豚人在这里栖息繁衍。 江豚是…

引 子

微风从徐,吹来,水面波光粼粼。不时可以看到几个江豚人头露出水面。这是湖北, 长江石首段的北岸,在长江, 天鹅洲,的新月形古道上,100多名长江江豚人在这里栖息繁衍。

江豚是长江,水生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广泛分布于长江,中下游以及洞庭湖和鄱阳湖的主流,过去受长期高强度人类活动的影响,长江江豚的人口一直在持续下降。

我国高度重视对长江江豚的保护,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们逐步探索了三种保护策略:就地保护、迁地保护和人工繁育。其中,迁地保护,即选择一些与长江生态环境相似的水域建立迁地保护点,是目前保护江豚, 长江最直接有效的措施。截至目前,我国已建立迁地保护地5个,迁地保护群总数超过150个。

成立于1992年10月的湖北, 长江, 天鹅洲,白海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保护区,)是中国第一只搬迁到保护区的长江海豚。保护区位于荆州, 湖北, 石首,辖长江石首段89公里、天鹅洲前长江水道21公里,总面积217.7平方公里。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的转折性变化,江豚, 长江的保护措施和机制不断完善。2016年12月,原农业部发布《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2016—2025)》,提出“基本保持干流及湖南长江、江豚自然人口相对稳定,自然人口下降速度明显降低”的目标。根据农业部2018年7月发布的江豚, 长江科学调查,长江江豚数量约为1012个。尽管极度濒危的情况没有改变,但人口下降的趋势得到了遏制。2018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号文,提出“开展以中华,鲟、长江鲟、江豚, 长江”.为代表的珍稀濒危水生生物救助保护行动

截至今年4月,长江, 天鹅洲,的江豚人口已从最初的5人增加到101人。近年来,保护区还向湖北、洪湖、老湾故道和安徽、安庆等发出了信息。向江豚,输出了24个保护区和保护地,成为长江江豚,输出迁地保护种源的重要基地

日前,记者走进天鹅洲, 保护区,寻找长江江豚,的迁地保护之路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丁——

“持续开展种群普查、科学监测、伤病救治、孕豚护理等,让迁来的江豚能自然栖息、繁衍”

黎明时分,十几艘船从岸边出发了。当其他渔船靠岸时,又快又响的快艇负责驱赶江豚,快艇继续向前行驶,渔船停下来.反复几次后,江豚被限制在岸边浅水区,工作人员开始撒网捕鱼。

这是今年4月下旬发生在长江, 天鹅洲老路的一幕。江豚的普查和迁地保护是由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组织和实施的,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参与了这项工作。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丁,告诉记者,为了避免江豚被渔网缠住窒息而死,捕鱼的每一步都非常小心,捕豚队还用专门的担架运送江豚,避免其摩擦受伤。

江豚着陆后,几名研究人员立即聚集在一起,争分夺秒地测量他们的体温、心率和b超。“人口普查后,长江, 天鹅洲老路江豚人口已达101人,达到了老路环境的最大承载量”针对江豚” 王丁表示,为了减轻老路的生态环境承载压力,支持保护区,其他地方人口恢复发展,江豚, 长江,的18个入选地江豚分别发送至湖北、洪湖、old 湾故道等移民点。

迁移过程相当特殊。“禁止迁移新生幼海豚和哺乳母海豚。与此同时,每次江豚移民时,都会建立相应的人口谱系,以记录其父母是谁以及他们要去哪里。”据王丁,介绍,江豚,移民期间会安排专业车辆和护理人员护送,并在移民地周边水域设置舒缓池,让江豚进入舒缓池适应周边水环境后再投入移民地。

移居江豚,的地点如何选择,江豚移民后如何保护?说到这些,王丁的思绪被拉回到31年前。1990年11月,在当地渔民的帮助下,王丁研究小组从长江干流上捕获了5头江豚,并将其放养在长江, 天鹅洲的老路上,在随后的三年里,研究人员先后将10多头江豚人头移至老路进行试养。观察结果令人鼓舞:这些江豚头颅可以在这里正常栖息和繁殖。

“相对而言,长江,主流人类活动较多,江豚保护存在诸多不可控因素,将部分江豚迁徙至人类活动较少、适合海豚的半自然水域,可以促进其自然繁殖,达到保护种群的目的。”王丁说,经过初步调查,科研人员最终将目标对准了长江, 天鹅洲的老路,“老路的水质与长江,相似,水中鱼类资源丰富,可以为江豚,提供充足的饵料,很少有航运等人类活动。”

1992年10月,天鹅洲保护区被批准成立。在保护区参与保护江豚近30年,王丁对2008年初的紧急保护行动印象最深。

“当时,中国南方部分地区遭遇雨雪冰冻,保护区的水几乎全部结冰。江豚用肺呼吸,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吸一口水。”王丁回忆说,“保护区紧急增加破冰船的数量,日夜航行破冰。”最后,保护区的五名江豚人被发现死亡。经鉴定,原因是江豚破冰,皮肤被冰划伤后严重感染死亡。

“迅速监控并紧急救治受伤的江豚!”当时,王丁带领科研团队和保护区工作人员,利用声波驱网的手段,将22名受伤的江豚分批抓上岸,发现他们的头和脸都有不同程度的抓伤。研究人员立即给他们涂抹药液,注射消炎针剂和抗生素,进行全面体检和治疗,并通过信标跟踪记录技术实时监测他们的健康状况。最终,22名受伤的江豚全部康复,其中5人在江豚,怀孕,顺利分娩。

   “这些年来,科研人员在这里持续开展种群普查、科学监测、伤病救治、孕豚护理等,让迁来的江豚能自然栖息、繁衍。”王丁介绍,在保护区科研人员精心呵护下,天鹅洲故道江豚种群数量近年来正以每年约10%的速度增长。

   巡护员谭佑先——

   “制止捕捞行为,防止农业面源污染,保障迁居这里的江豚吃得饱、活得好”

   夏日清晨,骑上摩托车,带上执法记录仪、对讲机和望远镜,天鹅洲保护区巡护员谭佑先开始了一天的巡查。

   江边步道长满杂草,灌木丛中弥漫着湿热暑气。无法骑行的区域,他就步行蹚水,不一会儿,身上的巡护服已被汗水浸湿。“我们通过步巡、车巡、船巡等方式,日夜守护着这里的江豚。”

   经年累月,每天巡护上百公里河段,谭佑先被晒得黢黑,腿和手臂上还留有被湖边植物划伤的痕迹。

   巡查时路过农田,谭佑先总会认真查看有没有被随意丢弃的农药瓶,并常向村民宣传随意丢弃农药瓶的隐患。“遇到下雨天,这些农药瓶很可能被冲进天鹅洲故道,影响江豚的生存环境。”

   谭佑先和队友还会仔细搜寻水下可能隐藏的各种非法捕捞渔具,遇到有人偷捕,立即上前阻止,收缴对方渔具,并联系相关执法机关。

   “这些年,非法捕捞现象已经大幅减少,很大程度上改善了珍稀水生动物的生存环境。”谭佑先说。

   长江石首段曾是白鱀豚、江豚、中华鲟等珍稀水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在江边长大的谭佑先记得,小时候常能见到江水中不时出没的江豚、白鱀豚。

   “过去,过度捕捞减少了长江豚类动物的食物来源。”谭佑先曾是天鹅洲故道附近新堤渔场的渔民,他说,“过去我们捕鱼,坚持适度原则,捕捞上来2斤以下的鱼都重新放进江里。后来,鱼越捕越少,越捕越小。”

   2006年起,为保护江豚等珍稀水生动物,天鹅洲保护区陆续拆除周边养殖围网,加强渔业捕捞监管,同时引导周边渔场包括谭佑先在内的500多名渔民上岸转产。

   2018年1月1日起,作为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之一,天鹅洲保护区正式实施全面禁捕。保护区及周边所有渔民获得退捕安置补偿,参加石首市组织的技能培训,上岸转产。执法力度也在不断加大,2018年初,天鹅洲保护区与当地渔政、公安等部门成立长江江豚保护与联合执法合作领导小组,定期开展联合执法,专项打击非法捕捞行为。

   同年初,谭佑先应聘成为保护区巡护队的一员。“制止捕捞行为,防止农业面源污染,保障迁居这里的江豚吃得饱、活得好。”对巡护工作,他觉得虽有点辛苦,但很有意义。

   天鹅洲保护区管理处主任胡良慧——

   “保护措施不断完善,水生生物栖息生境得到修复”

   走进天鹅洲保护区的视频指挥中心,只见墙上大屏幕实时显示着保护区内10多个不同水域的画面。工作人员坐在指挥中心,实时监测水位变化、水质指标,还可迅速锁定非法捕捞现场,并通过无人机喊话驱离偷捕人员。

   “这套‘智慧巡护系统’有效解决了我们巡护人手紧张问题。”天鹅洲保护区管理处主任胡良慧介绍,目前保护区在编人员只有13人,为加强保护力量,又从退捕渔民中招聘了6名巡护员。

   2019年,保护区与有关企业、公益组织等合作,引进智能监控设备和无人机,在天鹅洲长江故道和周边长江干流的重点区域安装水下摄像头等智能设备,建立起巡护监控网络。胡良慧介绍,近年来,湖北省还专门拨出项目资金1300多万元,支持保护区建设办公、科研、科普场所和监测塔等。

   除了硬件配套,保护措施也在不断完善。胡良慧回忆,1998年夏,长江流域遭遇特大洪灾,长江干流的洪水涌入故道,一些江豚被冲入长江干流,工作人员紧急采取拦网方式,保住了10多头江豚。

   第二年,当地政府在天鹅洲故道东西两端建坝拦水,并在东端大坝修建天鹅洲闸。“长江干流汛情吃紧时紧闭闸门,防止干流水涌入故道。正常丰水期则会择时打开闸门,让故道与长江干流水体交换,提升保护区水质。”胡良慧把故道称作“半封闭水域”,“由于长江干流水位高于故道,打开闸门,干流水域的鱼苗可以一道流入故道,通过‘灌江纳苗’为江豚提供更为丰富的食物来源。”

   水域环境也在不断改善。过去,一些周边居民在故道洲滩上挖鱼塘、搞养殖,加之不合理的围湖造田,导致故道周边湿地退化、水草和鱼类资源减少。近年来,保护区大力实施湿地修复工程,同时选取一些浅水区域,通过放置棕榈叶模拟水草环境,搭建了3000平方米的“人工鱼巢”,吸引鱼群产卵。

   “每年3至6月是鱼类的产卵期,水面下经常可见密密麻麻的鱼群。”胡良慧说,保护区每年还直接增殖放流各种鱼类千万尾以上,以改善水生态,保障江豚的食物来源。

   “巡护监控、季节性水体交换、修复湿地、搭建人工鱼巢……保护措施不断完善,水生生物栖息生境得到修复。”胡良慧说,保护江豚不仅靠保护区,还要依赖长江生态系统的整体性修复。

   饲养员丁泽良——

   “通过人工饲养,可以详细了解江豚的生理变化、生长繁殖规律”

   上午11点,丁泽良端着一盆饵料鱼,走进位于天鹅洲保护区的江豚饲养基地——一个200多平方米的人工网箱。两头江豚正在水池里畅游,丁泽良蹲在水池边,将几条小鱼送到水面上方。不一会儿,一头江豚游了过来,一口吞掉小鱼,转头又回到水中,时不时探出水面换气,发出“噗哈、噗哈”的声音。

   今年54岁的丁泽良原是天鹅洲渔场副场长,15岁起就跟随父辈在长江边打鱼。天鹅洲保护区成立后,他和一些渔民被组织起来,帮助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专家开展江豚普查、科学监测。2008年初雨雪冰冻灾害发生后,保护区将几头伤势较重的江豚放在人工网箱救治,康复后放归故道,仅留下一头取名“天天”的雄性江豚试养,不久又从故道引入一头雌性江豚“娥娥”与它做伴。那一年,丁泽良成为它们的专职饲养员。

   为何要在网箱人工饲养江豚?丁泽良的一本工作日志引起记者注意,上面详细记录着每天监测的故道水温、溶氧率、酸碱度等,以及江豚每餐的喂食时间、喂食量,皮肤是否光泽、粪便是否异常、呼吸是否清脆有力等身体状况及行为观察。

   对丁泽良来说,这样的近距离观察,可以更好地了解江豚的身体及周边环境状况,及时采取相应措施:通过观察粪便,如果发现江豚拉肚子,就会及时喂一些调节肠胃的药物,并在饵料鱼中添加维生素、生理盐水为它补充营养;江豚怕热又怕冷,最适宜生活在10至28摄氏度的水温环境中,如遇高温天气需打开底水泵进行水体交换,给网箱降温。

   在人工网箱里,“天天”和“娥娥”茁壮成长。2016年5月,它们的孩子“贝贝”顺利出生。“‘娥娥’怀孕期间,我们采取了营养调配、水温调节、水质改善等多项安全措施,保证其顺利分娩。”丁泽良说。

   这样的人工饲养也为江豚保护提供了重要参考。王丁举例说:“经过长期人工饲养的观察、研究,我们发现春季是江豚繁育的旺盛季节,同时江豚孕期所需的食物量比往常更大。为此,每年4至6月保护区都会安排人员增加巡护频次,确保24小时有人巡护,并给怀孕江豚增加喂食量。”

   这些年,从哺乳、断奶到摄食、营养补充,“贝贝”成长的每一个细节,丁泽良都认真观察,记录在案。根据年龄、体长和部分生理指标判断,丁泽良还在“贝贝”进入青春期后协助科研人员对它实施野化训练:尝试为其投喂活鱼,之后放入更大的围栏中使其适应野生环境,逐步获取野外生存能力。

   2020年7月,科研人员将“贝贝”放入到天鹅洲故道自然水域。看着自己喂养大的“贝贝”消失在水中,丁泽良虽有不舍,但更理解这件事的意义:“通过人工饲养,可以详细了解江豚的生理变化、生长繁殖规律。人工饲养的江豚经野化训练,也能获取捕食能力,融入自然环境。”

   王丁介绍,迄今我国在人工饲养条件下成功繁殖并存活的长江江豚已有6头,构建起了母豚和新生幼豚护理、江豚健康管理和常见疾病防治等较为成熟的人工繁育和保护技术体系,为江豚的迁地保护等野外保护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撑。

   上岸渔民杨家炎——

   “不仅是为了保护江豚,更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每年4月,小龙虾上市季节,天鹅洲保护区周边柴码头村的养殖户杨家炎,就开始从自家稻田捞起一筐筐青红色的小龙虾,经分拣、打包、运输,销往荆州、武汉等地。

   “这是虾稻共养的虾,比吃饲料长大的虾平均长1至2厘米,每斤收购价高出2至3元。”今年61岁的杨家炎过去也是渔民。7年前,看到保护区管理越来越严,他寻思着另找出路。听人说养虾效益好,杨家炎主动上岸,流转60亩土地,尝试在稻田里养殖小龙虾。但因缺乏技术和经验,前几年一直亏损。

   杨家炎说,为追求快产出和高收入,他当时大量投饵施肥,结果水体富营养化,很多小龙虾生病。

   长期以来,当地农民过量使用农药、化肥和饲料,类似的粗放生产经营方式,不仅影响农户经营收入,也影响长江和天鹅洲故道水质。为加强对江豚等珍稀物种保护,1999年3月,石首市成立天鹅洲生态旅游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天鹅洲开发区),下辖天鹅洲保护区等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5个村、1个社区,总人口1.7万余人。

   “我们印发公告,要求沿故道洲滩种植养殖户做到‘人放天养’,进一步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不断减少农业面源污水直排故道。”天鹅洲开发区党工委书记郭传兵介绍,自2017年起,开发区累计投入上千万元,拆除搬迁故道周边的各类养殖场,腾退土地300余亩。在开发区街道和故道周边建设3个污水处理厂,收集处理居民生活污水。

   在开发区请来的专家指导下,杨家炎转型搞起了生态种养,“给小龙虾喂食黄豆,减少饲料投喂,用生物有机肥代替化肥,不打农药……”效果很快显现,稻田土壤条件和水质得以改善,小龙虾品质也得到保证。2018年,杨家炎扭亏为盈,当年养殖纯收入近10万元。去年,他又流转了50亩土地,扩大种植养殖规模。

   “好生态带来好日子。”如今,杨家炎对改善保护区生态环境条件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不仅是为了保护江豚,更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 人民日报 》( 2021年09月03日 13 版)

为您推荐

和龙光东村:特色乡村游拓宽“富民路”

人民网长春, 10月15日电(李思玥)“红日照耀边疆,畔稻, 海兰江闻花香……”10月,延边, 吉林省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
学党史 办实事|关爱送入敬老院“公益+直播”倡导尊老爱老

学党史 办实事|关爱送入敬老院“公益+直播”倡导尊老爱老

10月14日,湘潭市义工联党支部联合市生态农业产业商会等十个爱心组织,以“公益+直播”的方式,在湘潭县乌石镇敬老院开展了...

河南获嘉:时凡举尊老爱老“梨韵情”

10月14日,是中国传统节日重阳节。尊老爱老,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河南获嘉太山镇西寺营村“一兜晚秋糖梨”的故...
五级河长,共护“水韵江苏”

五级河长,共护“水韵江苏”

原标题:从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到村党组织书记,各负其责——。 五级河长,保护“云水江苏”. 金秋时节,漫步江...

1700余处出现险情!山西如何抢救暴雨中受损的文物?

太原, 新华社, 10月13日。问题:1700多个地方有危险!如何抢救山西暴雨中受损的文物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王学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