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益

深山“状元村”播种新希望

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焦晶娴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2月27日06版)   原标题: 贵州村民自发成立“关爱下一代奖学金基金会” 在深山播下新希望 每年八月,铜仁市, 江口县和梵…

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焦晶娴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2月27日06版)

  原标题:

贵州村民自发成立“关爱下一代奖学金基金会”

在深山播下新希望

每年八月,铜仁市, 江口县和梵星村, 贵州省都会出现“奇异景观”。村口的公告栏上贴着一张新的写满名字的红纸,村里的老人四处看看,看能不能看得懂。

红纸上赫然列着梵星村,“关爱下一代奖学金基金会”的获奖者,该基金会由村民自发成立,资助了62名儿童。

往年的红纸已经褪色,但纸上的62个名字却是“全村人的希望”。

山穷水尽,唯有读书

梵星村位于梵净山脚下,村里有300多名村民,主要是土家族等少数民族。从2015年开始,这里每年都有十几个学生考上重点高中或者本科,在周边的村子里被称为“状元村”。

但是在过去,梵星村好几年都找不到重点高中的学生。

贵州多山,梵星村建在坡顶,这意味着交通和农业条件特别差。1996年,村里的老人和年轻人一起上阵,然后他们用锄头在村外修了一条土路。因为常年贫困,有些老人临终前感叹:“能吃红薯,吃得饱,死了就能闭眼”。

村主任严建忠,记得,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很少有人能看到读书的好处。“我们看到的是,下班回来的人都很漂亮。”那时,下班回来的年轻人穿着鲜艳,带回亮晶晶的水果糖果。孩子们总是喜欢聚在家里要糖果。

严建忠的父亲正忙于农活。他每天早出晚归。他很少和他交流,更不用说关心他的学习了。当严建忠上学和生活在学校,他需要带自己的泡菜。他这周经常吃酸菜,下周经常吃辣椒。

在这样的情况下,村里的孩子总想早早辍学,去沿海地区“淘金”。严建忠上三年级的时候,差点把牛卖了,偷偷溜到广东。最后,职业高中毕业后,他去广东做流水线,蹲在工地上跑销售。

社会有自己的规律。有些人在工厂辛辛苦苦干了十几年,想升官发财,但学历太低。严建忠说:“我们直到2010年才拥有一部手机。以前在外工作的人,因为不识字,连表格都不会填,也不会给家人写信。”

75岁的颜冬秀没有上学,靠家里的几亩地生活。她习惯了贫穷,不让孩子读完初中。小儿子在外打工,只能干体力活。他经常责怪母亲不让他再学习几年。

张建云和他的妻子没有读完小学,但是一个和他们同龄的邻居上了大学,成为了一名教师。他不仅收入稳定,而且他的孩子也得到了更好的教育。夫妻俩终于明白了“读书改变命运”是什么意思。

觉醒后,人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张建云一家一年只挣2到3万元,现在还欠着3000多元的学费。然而,这对夫妇希望四个孩子都能上大学。“如果他们想学习,就让他们继续学习,以后还得为他们学习。”

显然,在打破了意识形态的枷锁之后,人们开始面临一个更现实的问题,——美元。在梵星村摆脱贫困之前,100多户有档案有卡的贫困家庭中,有四分之一是因为学习而贫困。

“全村的希望”

2015年清明节,一些成功的村民回乡祭祖。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做生意,在政府部门工作,在学校教书。聊天中,大家都萌生了改变村里教育现状的想法。

严建忠回忆说,“有一种一拍即合的感觉。据说

大家一致决定成立“关爱下一代奖学金基金会”,帮助优秀初高中毕业生。以严建忠为首的返乡村民为了商讨资金来源、奖金分级等细则,反复商议,召开了二三十次会议。

考虑到基金会的可行性、连续性和合法性,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村民建议成立教育基金会成员大会,每年在特定日期召开会议,负责选举会长、制定管理措施和监督基金会。1000多字的管理方法,被十几个赞助商一遍又一遍的传递。

当年8月,村委会邀请全村人吃饭,通知大家成立基金会的决定。在场的村民都举手支持。现场有一个捐款箱,因为很多人没有事先通知就没带多少现金,但是捐款箱还是满的。

让严建忠印象深刻的是,一个贫穷的家庭有四个孩子在家学习,但仍然把仅有的20元钱放在里面。“他们都是文盲”。

从那以后,梵星村:有了一个新的传统,每年8月,全村男女老少聚在一起见证村委会为优秀初高中毕业生颁发奖学金,考上重点高中或大学的孩子将被列入光荣榜。

表彰会上,获奖者要分享学习方法,重点大学的学生和毕业生受邀发言。这时,张建云总是放下手中的工作,叫孩子们一起听。

随着村里倡导读书的风气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渴望借助知识走向更大的世界。去年获得奖学金的严宇,是该县第一所高中,正在一中,读高二铜仁,市最好的高中。他的父亲在福建工作,母亲在广东工作。他周末呆在学校,过年只回家一次。

但是严宇并不感到孤独。他喜欢去图书馆,有时候还会蹭同学的杂志,每天从头到尾看《新闻联播》,“我想多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

每年元旦,严宇一家人都很热闹。七姨太和八姨太围住了他,有的给严宇钱,有的握着他的手告诉他,“不要学做书呆子”“回来建设家乡”。

  严宇说,她们脸上那股认真劲儿,他“想起来都害怕”,他笑称自己像是“全村的希望”。

  外面的世界

  严松在外求学时,总会想起家乡过年时手打糍粑的香味、连片的土家族木屋、挂满钟乳石的溶洞,还有翠绿的山峰。

  他2016年考上贵州大学,获得奖学金,去年大学毕业。今年他回到村里,成为一名后备干部。

  有一次,严松和村里一个想去广东闯荡的留守少年聊天,少年的父亲就在广东打工。他劝道,现在出去打工没人会要,男孩只说“管他呢,以后再说”。

  严松认为,在求学路上,家人至关重要。他也曾在初中时动过辍学的念头,父亲没说什么,带他去自己工作的工地搬砖、扛水泥,不到一星期,严松就受不了了。严松打算,未来要研究在村里发展集体产业、开发旅游项目、提供更多就业岗位,让更多年轻人在村里扎下根。

  严宇现在就读于全年级最好的尖子班,学习很紧张,但空闲时会自学一些核物理的知识,“我非常喜欢科学家的探索精神,探索现在没有被定义的东西”。

  不过,他也对金融专业很感兴趣。严宇从初中开始接受一个江苏企业家的资助,也享受过国家的教育补贴。他把来自外界的资助都存在一张银行卡里,除了交学费,一般不会动用那张卡里的钱。“我现在的人生是一张白纸,只画了十分之一,(钱要)留着以后买好一点的画笔。”

  如果一定要二选一,他还是想在大学里学习物理,“想选择自己喜欢的。我并不觉得读书就为了找工作,读书可以让你发现自己想要什么。我想出去看看世界。”如果将来有机会,他想趁暑假在村里开一节思维拓展课,除了教知识之外,也让孩子们接触些哲学的内容,“教他们如何认识自己,认识世界”。

  “关心下一代奖助学基金会”如今已成立6年多。它的初始资金只有十几个返乡村民凑的4万多元,后来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进来。有人常年在外务工无法回村,有人不舍得回家的路费,但每年都会给基金会转去几百元。

  梵星村助学基金会的微信群里,有基金会负责人、参与捐款的村民,严建忠还把每年新获得奖学金的学生拉入群,“就是提醒他们,在外面读书可不能混,不仅是父母,父老乡亲都是有期待的”。

  2021年12月27日 06 版

为您推荐

寄语冰雪 一起向未来“冰雪寄语”书信中国文化传播活动在北京西外附小精彩呈现

 (记者石伟强刘尚君)1月19日,北京冬奥会前夕,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西城区马尾沟分公司位于西城,北京,外国语学校附...

黑龙江密山一父子捐赠60吨“东北大米”驰援西安抗疫

工人们正在火车上装载大米。范士友摄 众信。中新网鸡西, 1月21日电(金鑫, 张靖璠记者王妮娜)20日,黑龙江省, 鸡西...

驻甘肃平凉武警“绿色温暖”助民众家门口看病就医

近日,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安国镇,尚堡村党群服务中心发起了一场送医生送药品的义诊活动。图为医护人员向村民发放药品。吴...
一起向未来 北京西外附小师生共话“冰雪寄语”

一起向未来 北京西外附小师生共话“冰雪寄语”

中国青年网北京1月22日电(记者石伟强刘尚君)1月19日,北京冬奥会前夕,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西城区马尾沟分公司位于...

山西介休绵山:一个独居老人的“回家”路

雪后的山路上,车辆过不去,人们带着各种捐款爬上山。向上射击 (春节走基层)介休,绵山山西:一位独居老人的“回家”之路 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