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益

能定义我的,永远只有“妈妈”两字

青报中青网记者邢婷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2月10日05版) 扫描视频。 八个孩子冲上前去喊“妈妈”,直到每个人的小手都紧紧握住杨守伟的一根手指,才露出满意的表情。清晨,这张…

青报中青网记者邢婷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2月10日05版)

能定义我的,永远只有“妈妈”两字
能定义我的,永远只有“妈妈”两字

扫描视频。

八个孩子冲上前去喊“妈妈”,直到每个人的小手都紧紧握住杨守伟的一根手指,才露出满意的表情。清晨,这张照片就像母鸡妈妈照顾一群鸡和婴儿。爱永远不会远离。

这是山东省潍坊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杨守伟,每天的日子,2021年也是她照顾弃儿的第21个年头。

她在工作日志上写下了一串数字:21年间,1029名被遗弃的孩子一头扎进他们的怀里,用稚嫩的童声喊着“妈妈”;在他们自己的监督下,47个孩子学会了说话、吃饭、走路、治病、被收养和拥有自己的家园。

这个平凡的女人用大爱创造了一个生命的容器,里面充满了希望、勇气和力量。

“每个孩子都是坠入凡间的天使,我最大的追求和幸福就是尽力补偿他们的命运,让他们有权利过上正常的生活,过上健康有尊严的生活。”杨守伟说。

早在2000年,当时29岁的杨守伟,对这份工作有着轻松的想象:仅仅是照看孩子,能有多难?

多年后,杨守伟仍然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这些孩子时的震惊。孩子们的状况和形象远远超出预期,重度残疾率超过90%。唇腭裂、脑瘫、脑积水、肛门闭锁、先天性心脏病、手脚畸形等。都是常见病,甚至还有艾滋病、梅毒、甲型肝炎、乙型肝炎等传染病,喂饭、撒尿、守夜值班,杨守伟和同事们的工作虽琐碎但也不无风险。

能不能做好?杨守伟真的很紧张。最初被分配到夜班的杨守伟开始照顾20多名孤儿和残疾儿童。哭声此起彼伏,来不及处理,常常猝不及防。不仅如此,她还得一直东张西望,整夜提心吊胆。那时,她总是期待着黎明。

不是没有犹豫,甚至是退缩。当筋疲力尽的杨守伟坐在孩子们的床边,听着他们的鼻息,当孩子们对自己喊着甚至含糊不清的“妈妈”时,杨守伟的心立刻变得柔软起来:“既然他们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妈妈,我就要给他们一个温暖的拥抱,让他们成为妈妈们心疼的宝贝。”

“她可以做得很好!”冬天,杨守伟埋头洗纸尿裤的身影烙在老院长的心里,这个不怕脏不怕累的年轻人被识别出来了。同事李海云也想起了这个“梳着马尾辫子,袖子卷起来的忙碌女孩”。

用爱浇灌,永不放弃,在孩子们眼里,杨守伟永远是那个反复创造生命奇迹的“妈妈”。

15年前,我第一次见到晓玉时,杨守伟有一种揪心的疼痛:孩子的眼睑外翻,眼睛发红,几乎每一寸皮肤都裂开了,一个一个,像鱼鳞一样,下面到处都是血洞,很多是脓的,血和脓水混在一起,散发出呛鼻的气味。

那时,晓玉才两三岁,智力正常,但他从来不笑也不说话。身上的头皮屑掉得很厉害,皮肤到处开裂,胳膊腿有点翘,连皮带肉都让孩子苦不堪言。医生说,晓玉有一种罕见的鱼鳞病,这是一种由基因突变引起的皮肤病,无法治愈,只能通过精心护理来缓解。

查了资料,但没有找到具体的护理方法,杨守伟干脆自己摸索:经常给晓玉洗澡,捧上温水,一点一点洒在身上,让他的皮肤逐渐适应温水带来的刺激;每天涂三次药,轻轻涂在开裂的皮肤上。为了避免漂浮的“鳞片”在皮肤上拉扯,尽快把它们剪掉.

经过一年多的精心护理,晓玉的伤口开始愈合,他的鱼鳞状皮肤逐渐脱落,身体的很多部位都有了正常的肤色。一天,杨守伟正在给晓玉洗澡,突然她抬起头来,喊了一声“妈妈!”杨守伟突然愣住了,“妈妈”的声音如此清晰,孩子都能说话了!

随着身体状况的改善,晓玉学会了唱歌跳舞,性格也变得开朗起来。在福利院住了八年后,他被一个充满爱心的家庭收养。摸着晓玉养父母发来的照片,杨守伟抑制不住思念的泪水。后来因为真的很想孩子,她强迫自己不要再看照片了。

手术、传染病、收养和死亡——这是杨守伟和他的同事们一直需要面对的四个障碍,每一个都在撕扯着你要去哪里,充满了压力。

当110警察接到女婴时,被子上的纸条让杨守伟惊呆了:艾滋病毒阳性。这一天是2010年正月初五,人们还在享受春节团圆。别人可以害怕,但妈妈不能。杨守伟给孩子取名为雪雪,并开始从一滴一滴的生理盐水中悉心照顾他。

当我第一次遇到这种孩子时,我不知道如何照顾它。杨守伟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医生马郎,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寻求帮助。马郎回答说,雪雪是抗体阳性引起的母婴传播,这与真正的艾滋病患者不同。只要保护好,就不会有感染的风险。如果精心护理和治疗,它可能会变成阴性。杨守伟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同事,打消了大家的顾虑。

奇迹真的发生了!当雪雪8个月大时,体检显示抗体呈阴性。随后连续四次体检,结果都是阴性,几个护士的妈妈都喜极而泣。3岁时,可爱的雪雪被成功收养。

近年来,福利院中出现了不少携带梅毒、艾滋病等抗体的儿童,大部分在护士和母亲的精心护理下已经恢复正常。

对于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等罕见疾病的儿童,手术治疗是最好的,但他们必须在手术前通过喂养关。“孩子养得越好,手术成功的概率就越大。”杨守伟想起了医生的话。

过了很久

期特殊护理,等把体格正常、达到手术标准的孩子们送进手术室,杨守伟在一墙之隔的长椅上又是一番煎熬,常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不吃不喝,默默为孩子们祈祷。

  3岁的乐乐被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浑身插满管子,杨守伟和两个护理员妈妈都哭了。等麻药劲儿一过,这些妈妈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握紧孩子手脚,防止把管子碰下来。整整三天三夜,累了就轮流坐着闭一闭眼。

  从家属签字,到手术室外每一秒的煎熬,再到陪床时的消耗,无时无刻不胆战心惊。杨守伟明白,为了孩子们的健康,自己没有退出的选择,必须一次次扛下所有的压力。

  有重生的喜悦,也有死亡的阴霾,连同1029张笑容,构成了21年来杨守伟的生命刻度。对她而言,最痛苦的是再多努力却依然无法留住小小生命。在大家面前强装坚定的杨守伟,常常在半夜被这种难言的心痛惊醒。

  时至今日,她仍不愿过多回忆心心——一个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的男孩。不到两岁的他被遗弃街头,杨守伟和同事们带着他四处求医,手术治疗后不到一年,不幸再次降临,癌细胞向全身转移,渐渐地,孩子左眼视力也完全失去。

  煮鸡蛋是心心的最爱,伤口疼得厉害时,杨守伟就拿着鸡蛋哄,这时孩子会停下哭喊,一只小手握着热乎乎的鸡蛋,暂时舒展了眉头,用另一只手摸索着找到杨守伟的脸,想帮她擦干眼泪,“妈妈,不哭,妈妈,不哭。”

  年仅4岁的小天使生命的最后,是在妈妈臂弯里度过的,是在儿歌的呢喃中微笑离开的。杨守伟特意给心心换上寓意吉祥的红色衣服,希望孩子在另一个世界里不再有痛苦。

  一次又一次,杨守伟承受着人世间最痛苦的离别,然后擦干眼泪,告诉自己还有更多孩子在等待自己的拥抱。

  事实上,福利院更像一个加油站,越来越多的孩子身心蓄满能量,通过领养方式,从这里回归社会。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可对护理员妈妈们则意味着一次次痛心的离别。

  5岁的青芸被领走时,用全身力气扒着车门,拼命喊:“妈妈,你别不要青芸了!”杨守伟和同事们不敢往楼下走,只能躲在窗帘后一个劲儿地哭。每当送走一个孩子,护理员妈妈们好几天不说一句话,只是不停地拖地,一直拖到胳膊酸了,直不起腰,还不愿意停下来。

  考虑到养父母的感受和孩子的成长,杨守伟和同事们定下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狠下心来,想尽一切办法,把儿童福利院的经历,把自己和孩子的过去从心里删除。彻底抹去孩子们和妈妈的所有记忆,是妈妈们能送给孩子的最后一件礼物。

  在这里,除了守护生命健康,更多时候,杨守伟以一种近乎执拗的方式告诉世人:这些残缺的小小躯体也一样有尊严。

  跪着给孩子抹药,蹲下来为孩子拍照,喂饭要和孩子有眼神交流,每天和每个孩子至少拥抱7次……针对很多长期卧床的孩子,杨守伟提出“脱离床铺”理念,把这些不会走、不会坐甚至不会翻身的孩子抱下床,接触地垫,带他们到室外感受暖阳。渐渐地,她注意到孩子们眼里喜悦的光泽。

  遇到别人夸赞做完唇腭裂手术的孩子“漂亮”,怀抱孩子的杨守伟会特意补充一句,“我们没做手术前也很漂亮。”她坚持让孩子们穿不同的衣服,让他们自己挑选款式颜色;坚持每个孩子过生日都有心爱的生日蛋糕。

  一项项国内领先的孤残儿童护理方法在这里诞生:方便脑瘫孩子穿脱的“脑瘫衣”,针对唇腭裂孩子的“吸管式奶瓶”,针对有自残行为的孩子的保护性“约束衣”,以及方便长期卧床的孩子外出看世界的推床……

  从专业护理基础知识一片空白,到如今取得孤弃儿童护理员、高级育婴师、康复保健师等多项资格证,杨守伟的学习能力为年轻的护理员妈妈们树起了标杆,杨守伟始终坚信,只要有创新,孩子们就会受益。

  寒来暑往,更多的“杨守伟”在福利院成长起来。一支由34名护理员妈妈组成的年轻团队苦练技能,将“杨姐”无私的大爱接力下去。曾经有企业家想挖几名福利院护理员到外地当院长、副院长,均未能如愿。“杨守伟的兵,没有掉队的!”这位企业家感慨。

  没有掉队的还有自己的家人,尤其是杨守伟的女儿。幼时,眼见妈妈把太多的时间和陪伴给了福利院的孩子,女儿委屈过,哭闹过。成年后,她开始理解妈妈,如今常把“我的弟弟妹妹们”挂在嘴边,每逢假期一定与同学相约来福利院做义工。

  作为党的十八大、十九大代表,这些年,杨守伟走进社区、企业、政府机关,用自己亲历的故事,让更多人了解、走近并关注孤弃儿童,“我们是党和政府爱的传递者”。回到孩子们中间,她会把外面世界传递的爱心一一讲给孩子们听,尽管他们中大多数其实听不懂。

  “常年面对病残孩子,你压抑吗?”“亏欠家人太多,你后悔吗?”面对这些问题,杨守伟从不回答,也不愿解释。

  她喜欢福利院里那棵高大的杏树,镌刻着四季轮回,也见证着孩子们的欢笑,扎根大地,它的信仰是阳光和生命,她想她和它是一样的,“不管我走到哪里,不管什么时候,能定义我的,永远只有‘妈妈’两个字”。

  2021年12月10日 05 版

为您推荐

艺术让布依村落“靓起来”

贵州省, 洪江村, 荔波县, 布依族, 苗族自治州是一个以布依族为主体的村落,近年来,洪江村以村民闲置的老房子和传统村落...
女大学生大一开始流转山地种脐橙

女大学生大一开始流转山地种脐橙

青报中青网记者陈卓琼来源:中国青年报(2022年1月18日日07版) 冬季是脐橙在赣南,和赣州市,上市的季节,江西省,是...

参与社区“微基建”,同济大学解开“大思政密码”

青报中青网记者王烨捷视频周冠伶魏其濛常然来源:中国青年报(2022年1月18日第12版) 扫描视频。 上海市学生会第十七...
四川成都博物馆:讲解员和观众一起入文博的“坑”

四川成都博物馆:讲解员和观众一起入文博的“坑”

原标题:四川成都博物馆“巴蜀”千年”文化解说服务(引用) 评论员和观众走进了文博的“坑”(主题) 四川中国文...
13名医生赴成都大邑县庙湾村义诊 指导村民科学用药并答疑

13名医生赴成都大邑县庙湾村义诊 指导村民科学用药并答疑

原标题:13名医生赴庙湾村义诊(主题) 引导村民科学用药、答疑解惑(分专题) 成都日报记者杜文婷 近日,“绿道森林义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