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益

云南大学“95后人象谈判师”:朝着“象”往之路

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罗希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1月23日第11版) 朱高凡在农村调查。照片由朱高凡提供 象群向北移动。朱高凡/photo 石屏县,位于云南省,东南部,属亚热带…

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罗希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1月23日第11版)

云南大学“95后人象谈判师”:朝着“象”往之路
云南大学“95后人象谈判师”:朝着“象”往之路
云南大学“95后人象谈判师”:朝着“象”往之路
云南大学“95后人象谈判师”:朝着“象”往之路

朱高凡在农村调查。照片由朱高凡提供

云南大学“95后人象谈判师”:朝着“象”往之路
云南大学“95后人象谈判师”:朝着“象”往之路

象群向北移动。朱高凡/photo

石屏县,位于云南省,东南部,属亚热带高原山地季风气候。县城地势北高南低,中间凹陷,像一个向东伸展的簸箕。云南大学的朱高凡和搬到北方的象群就是在这个被称为“富饶的土地”和“歌舞之乡”的小镇相遇的。

早在2020年6月,以亚洲大象为研究方向的朱高凡,就注意到了这群“失控”的大象。象群起于地处热带的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勐养子地区,并“历史地”穿越了中亚的亚热带季风、温带和亚热带半湿润冷冬高原季风气候区,异常昼伏夜出,毅然北上。

为什么15头亚洲大象“北移”?迁移过程中有什么异常行为吗?沿途村民会如何应对?带着一系列问题,朱高凡在今年5月接到了当场追踪象群的任务。我太兴奋了,前一天晚上都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收起了监控设备和无人机,拎着包从昆明坐公交车去了石屏县。期待着山路继续向前,经过近五个小时的车程,朱高凡没有时间休息,于是他和导师一起走进了丛林。

月夜里的追寻

象群在宝秀镇, 石屏县立新村委会的红色土地上留下了两个拳头大小的足迹这批北上的象群,由6只成年雌性、3只亚成年雄性、3只幼年雌性和3只幼雌性组成(一起北上的1只成年雄性和2只亚成年雄性在进入石屏县,之前已经从群体中走失)。因为其中一只成年公象幼时断了鼻子,被保护区的监测员称为“断鼻族”。

当大象靠近村庄时,不像网红直播时的热闹气氛,朱高凡更担心、更紧张。他需要跟随导师协助当地有关部门对象群进行实时监控和跟踪,同时根据象群,的活动方向判断可能的迁移路径,以便当地政府及时准确地通知村民采取防范措施,杜绝人员伤亡的可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当地村民的经济损失。

事实上,实时跟踪象群航线并不容易。“首先,大象的机动性很强,每天步行20到30公里没问题。”在追踪野生大象的日子里,朱高凡经常以3万步的记录领跑步数排行榜。“加上象群白天在丛林中休息,晚上经常旅行。很多时候,人和车都跟不上时间,目标丢失的情况也很多。这时候我们只能根据野象的活动特点,提前部署到象群可能的地方,一般都要绕行10公里以上。”在专业的大象巡逻兵的带领下,在无人机的帮助下,朱高凡和他的导师每天下午四五点出发,勘察记录,从日落西山一直追到天亮,用了12个小时。

历史上,亚洲的大象曾经遍布从黄河河流域到云贵高原的大片地区《二十四孝》年,有云:“顺犁骊山,大象为之耕。”有鸟为它服务。“随着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野生大象逐渐向南方山区退缩,现在主要分布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治州,普洱市和临沧市,的少数地区,种群数量在300头左右,比较稀少。在附近的村庄里,人和大象之间的冲突时有发生。作为亚洲,土地上最大的素食动物,大象可以轻易地撕毁种植蔬菜的温室,推倒高速公路上的栅栏。

“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不会过多干涉象群航线.”朱高凡介绍,虽然亚洲象表面看起来可爱、平静,但受到惊吓时仍有攻击人类的风险。过去,朱高凡与大象保持“安全距离”,尽量不在野外入睡。他回忆了自己本科期间第一次和导师现场跟踪大象的经历:“我还是很害怕突然遇到大象,因为它们都是无声无息地行走,当它们注意到有人靠近时,有的会发出警告,有的会保持警惕,甚至主动靠近。”

这次追溯“破鼻族”,朱高凡已经失去了第一次练习的紧张感。大象在夕阳下行走,卷起层层黄沙。偶尔,路边会看到折断的树枝和深浅不一的脚印。运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小象在水坑里玩耍。没有手机信号的时候,他经常躺在车里,仰望夏夜的星空。朱高凡觉得这次与象群的共存比他想象的要温和得多。

人与象的“谈判场”

朱高凡把追踪的过程看作是一堂生动的自然课:“长长的喇叭般的声音是对同伴的呼唤;低沉的声音可能表示某人的不满或威胁……”虽然我们知道亚洲大象的智力水平很高,但当我们真正看到大象用鼻子拧开水龙头喝水时,朱高凡还是忍不住感叹道:“神奇的不仅是大象能用鼻子拧水龙头,还知道水管里有水,这是应该观察和考虑的。”

朱高凡想更多地了解亚洲大象。“大象在热带生活得很好。他们为什么突然来到温带?”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他经常思考这个问题。虽然迁徙有助于野象寻找新的栖息地,进行种群间的基因交流,但它们会轻率地离开栖息地,离开海洋。

拔700米左右的“野象谷”北移至海拔2000多米的村落,还是非常罕见的。“我本来以为它们会不适应,结果它们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在石屏县、峨山县短暂停留之后,象群朝着人流密集的红塔区踱步而去。和象群的第一次“谈判”很快来了。预测了大象的行动趋势之后,密密麻麻的消防车和警车挡在了大象与村庄之间,朱高凡和当地政府指挥部的人一起,试图阻止它们继续向前。

  “大象来了!”压迫感随着象群的临近陡然而至。“象群移动的速度很快,已经多次跨越了我们布设的防线,当我们打开灯照明时,眼前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了。”此刻,朱高凡和大象的距离仅仅只有10-20米,当十几头野象逐步迈近,激动的同时也有一丝紧张和恐惧。他注意到,它们在快速移动的同时,也表现得异常谨慎。短暂的犹豫后,象群坚持向前逼近,“谈判”失败了。“大象很快就到了我们的车附近,大家只能拉响警报,迅速撤离。”

  大象在卫星地图上走出的一个个红点最终连成一条持续朝北的折线,朱高凡不明白象群“一路向北”的执着,几次不尽如人意的“谈判”经历更是让他很受挫败。但在晋宁区夕阳乡的再次相遇时,又让他看到了象群不一样的一面。

  朱高凡介绍,晋宁区夕阳乡木鮓村的村庄基本上没有避险的高层楼房,“因为担心村民走动惊扰象群,所有人都集中在一个只有一层的围墙里。如果大象真的过来的话,就会非常危险。”这次,在长时间的僵持后,大象再次展现出温和的一面,意外地向人群妥协。朱高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时象群距离我们只有2-3米,最终它们避开了村庄,绕行向前了,但从车窗内看见它们瘦骨嶙峋的样子,却也莫名感到心酸。”

  此后的“谈判”有输有赢,朱高凡发现,象群进村往往都是为了觅食,在野芭蕉、粽叶芦等林下植物不足的地方,象群的移动速度就会变快。在实地追踪象群的3个月里,朱高凡和他同学曾对墨江等县的近200名村民展开调研,结果显示,80%以上的原住民对野象的到访持宽容态度,“大部分村民都觉得大象很可爱,知道亚洲象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所以自觉地想去保护它们。”

  “象”往之路

  伴随着人们的宽容与理解,“断鼻家族”的北移成为野生动物保护的一个缩影。国家林草局亚洲象研究中心调查监测显示,亚洲象种族扩散态势明显。亚洲象长期活动范围从西双版纳和南滚河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扩大到云南省3个州市的11个县市区、55个乡镇。与此同时,野象习性产生清晰变化,随着全面禁猎措施的实施,野象由原来的“怕人”,变成了现在的“伴人”活动,频繁进入田地和村寨取食,食性已发生改变,人象活动空间高度重叠。

  朱高凡没太把“人象谈判师”的走红当回事儿。现在的他只想通过实地调研,为象群的迁徙“保驾护航”。通过摸排野象的移动路线,朱高凡走访了沿途的村庄,整理了象群迁移的路线图,向普洱市的高速公路建设提出了建议。“其实象群的活动路线都是相对固定的,一般都不会去尝试前往新的地方。”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国的人象冲突可以得到缓解甚至最终解决,而目前解决冲突的最好方式,就是实现人象分离。

  8月8日,14头北移亚洲象安全渡过元江干流继续南返。元江是云南最古老的河流之一,也是亚洲象栖息地适宜性的一条分界线。跨过这条分界线,意味着这个一度迂回行进1300多公里的象群跨越了南归的最大障碍,栖息地适宜性将大幅提升;加上7月7日已送返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雄性独象,“断鼻家族”最终全部安全南返。

  备受关注的“象游记”落下帷幕,朱高凡和亚洲象的故事暂时敲下逗号,此后仍将继续。现在,朱高凡仍过着宿舍、研究站、野外三点一线的生活,即便是周末,他也时常忙碌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宿舍。云南大学坐落在四季如春的昆明,寝室的窗外时常下着淅淅沥沥的细雨,给破土而出的嫩芽和踏雨归来的他悄然带来变化。

  朱高凡的头像是一只可爱的大象。时常更新的摄影照片,记录着四季的日夜,觅食的山雀和盎然的枝叶。面对误闯室内的白斑黑石,朱高凡也会拿起相机,给它留下几张“写真”。谈及毕业后的规划,他表示还是希望可以从事动物保护相关的工作:“包括加强对动物栖息地的保护、提升更多人对亚洲象的认知。”探索人象共生,道阻且长,而他的个人公众号简介上写着:“人生这么短,总要做点什么。”

  2021年11月23日 11 版

为您推荐

雪停人不歇——他们彻夜奋战除冰雪!

11月23日,在红胜路,鸡冠区,鸡西市,的环卫工人清扫道路上的积雪。 黑龙江省气象台已于11月23日11时解除大暴雪预警...
黄河实现连续22年不断流

黄河实现连续22年不断流

生态环境明显向好,水沙治理成效显著 黄河实现连续22年不断流 核心阅读 “十四五”是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关...
要把居民最“急难愁盼”需求放前面

要把居民最“急难愁盼”需求放前面

老旧小区改造要尊重居民意愿 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充分听取居民意见,把老百姓最迫切的需求放在第一位,有助于赢得更多支持,老...
北京儿童医院所有科室均已开通互联网诊疗服务,9步攻略公布

北京儿童医院所有科室均已开通互联网诊疗服务,9步攻略公布

北京市进一步推进互联网远程诊疗服务,要求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加大线上随访力度。日前,记者从北京儿童医院了解到,目前,该院各科...
内蒙古实现造血干细胞捐献121例

内蒙古实现造血干细胞捐献121例

“谢谢你的捐赠。你让我再次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把我们从绝望的边缘拯救出来……”这是一封来自远方的感谢信,由一位血液病患者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