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益

盲道,为何不帮“盲”?——我国盲道现状调查

盲道,为什么不帮助盲人? 在“国际盲人日”前夕,记者调查了中国盲道的现状。 编辑评论/说明 10月15日是国际盲人日。根据中国盲人协会2019年的数据,中国有1731万视力残疾人。…

盲道,为什么不帮助盲人?

在“国际盲人日”前夕,记者调查了中国盲道的现状。

编辑评论/说明

10月15日是国际盲人日。根据中国盲人协会2019年的数据,中国有1731万视力残疾人。中国一贯重视保护包括盲人在内的残疾人权益。近年来,残疾人社会保障和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明显提高。

同时,由于残疾人特别是盲人的特殊情况,他们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会遇到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也会有很多不同于常人的实际需求。今日起,该报法治版刊发“保护盲人权益”系列报道,旨在帮助盲人权益保护更好地被法治落实。

记者在北京,天津,山西等地走访调研了10个盲道,发现每个盲道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包括盲道语无伦次、障碍重重、与圆点的接触顺畅、砖块破损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很多盲人也反映,盲道被占领,出行困难。

出行困难导致视障人士在教育、社交、就业等方面出现问题,造成社会排斥和个人发展障碍的恶性循环。这对激发个人潜能、发挥经济活力、维护平等自由的核心价值观、形成社会团结都有负面影响。

建议《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升级为法律,依法界定各环节责任主体,加强相关条款的执行力度。包括盲道,在内的建筑物和公共设施无障碍验收从设计到验收增加了一票否决机制;完善无障碍服务相关规范;对典型事件启动无障碍公益诉讼,起到警示作用。

我们的见习记者孙天骄

我们的记者陈雷

“停,停!”当王全有(化名)的盲杖击中一个杆状物体时,一个声音大声喊道。原来,盲杖遇到了早餐摊卖油锅的架子。摊主很着急,说如果他打翻了油锅,烫伤了顾客,王全有要负全部责任。

此刻,丰台区, 北京的王全有正站在盲道“我是一个正常行走在盲道的盲人,我怎么知道盲道?号上有一个煎锅!”

王全有的经历并不独特。来自103010的记者近日走访调查了北京, 10个盲道天津, 山西等地,发现每个盲道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包括盲道不连贯,有障碍,触觉圆点磨损,砖块损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很多盲人也反映,盲道被占领,出行困难。

盲道,为什么不帮助盲人?

盲道经常被占

盲人难以出行

盲道是在人行道或其他地方铺设固定形式的地砖的通道,可以让视障人士感受到盲杖和脚的触感,引导视障人士向前走,辨别方向到达目的地。

然而,当记者走访10个被调查的盲道城市时,各种障碍阻碍盲人出行成为普遍现象。

在望京街,朝阳区,北京,盲道靠近公共汽车站,在上下班高峰期,它经常停在自行车共享区。在晨阳道,河东区,天津,的货车和三轮车由于大量的路边商店而停在了盲道,这个盲道在很多地方都遭到了破坏。在运城市, 山西省的购物中心大楼前,盲道到处都是汽车和共享电动车,靠近电线杆和路边障碍物.

在走访和观察盲道的许多地方时,记者没有发现盲人使用盲道

“没有盲人用盲道”成了部分市民占领盲道的“理由”10月8日上午9点,记者在北京某公交站观察到,不少市民直接将自行车共享停靠在盲道,并表示:“大家都是这样,没人说不会停。”。

其中一位受访女性表示:“附近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停车。它停在大马路?上吗?而且,我从未见过盲人经过这条路,盲道空着的时候是空的。”

在盲道,旅行很难,视觉障碍的人有很深的理解。

31岁的周彤,患有先天性眼底发育不良和弱光感,目前在北京一家专门为盲人制作手机游戏的公司担任新媒体运营商

“以前一个人出行的时候,不熟悉路况,只能靠盲道,但是有些盲道凸起不够明显,感觉不到。有的没有避开障碍物,走着走着就撞上了。上面还停着各种各样的车辆,所以我不得不四处走走,不小心绕到了大马路,”周彤告诉记者。

当她去盲道,时,周彤跌跌撞撞,撞到了头,撞到了墙上,摔了很多跤,所以她不愿意再去盲道了。“领养导盲犬,向路人或志愿者寻求帮助比较麻烦,但总比去盲道”.好

王全有说,他在盲道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问题,除了差点碰上油底壳,他还曾经碰过一次汽车的车轮。当他用盲杖敲击车轮识别物体时,司机冲他大喊:“别碰我的车。”“很明显,你的车在盲道被堵了,为什么我好像成了麻烦制造者?”王全有无奈地说道。

杨青风是“金盲杖”视障人士独立生活训练导师,主要负责训练视障人士独立出行、科技辅助、烹饪技能等生活技能。“我教他们如何利用盲道旅行,但实际上,盲道正在把他们推回去。”杨青风告诉记者,他多次听说他的学生因为盲道,上的障碍物而受伤,甚至有些学生说他们不愿意出去,这让他感到难过。

“盲道可以算是盲人最基本的出行设施。盲道问题这么多年来被反复提及,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给盲人出行造成了很大困扰。”杨青风说。

盲道问题普遍

监管没有跟上

王全有曾向有关部门报告占领盲道的情况,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我打了12345热线,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但通常反映路况会持续几天,很快就会复发。”王全

有说。

  更让王全有受伤的是,他曾经向盲道占用者提出质疑,有的人非但不理解,还直接说出“残疾人少出门”“盲道就你能用,我们不能用啊”等伤人话语。

  “盲道存在的问题直接影响了视障人士享有的无障碍出行权利,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他们平等参与社会生活的自由。”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研究会权益保障专业委员会主任张万洪说,出行难进而导致视障人士在接受教育、社会交往、实现就业等其他方面的问题,造成社会排斥与个人发展障碍的恶性循环。这对于激发个人潜能、发挥经济活力、维护平等自由的核心价值观以及形成社会团结等,都造成了不利影响。

  中国盲人协会主席李庆忠说,盲道问题比较普遍,其中较为突出的是盲道被占用、盲道破损、铺设不规范等。

  受访专家指出,盲道问题背后折射出的,是无障碍设施法律供给不足、社会公众意识缺乏、后续监管不力等多方面原因。

  对此,李庆忠分析说,比如盲道管理链条长,涉及规划、设计、施工、日常维护、监管等,每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导致障碍的产生;管理主体多,不同区域的盲道属于不同的部门管理;盲道被占用等行为缺乏明确的处罚规定和标准,监管力度不够。

  “现代社会,大城市人口密集、城市空间有限、治理难度大,也是导致上述问题的客观原因。”李庆忠说。

  在张万洪看来,盲道被占用等现象一直存在却未能得到有效治理,一方面在于与盲道相关的无障碍建设法律规范的实施细则和执法主体都存在缺位。另一方面在于残障群体自身的监督力量不足,社会公众意识淡薄,出现“法不责众”困境。

  根据残疾人保障法的规定,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和改造,应当符合残疾人的实际需要。新建、改建和扩建建筑物、道路、交通设施等,应当符合国家有关无障碍设施工程建设标准。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应当按照国家无障碍设施工程建设规定,逐步推进已建成设施的改造,优先推进与残疾人日常工作、生活密切相关的公共服务设施的改造。对无障碍设施应当及时维修和保护。

  《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也明确,无障碍设施的所有权人或者管理人对无障碍设施未进行保护或者及时维修,导致无法正常使用的,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限期维修;造成使用人人身、财产损害的,无障碍设施的所有权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研室主任赵理智告诉记者,我国是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的最早发起国之一,早在2008年6月就已正式批准该公约,加上残疾人保障法等一系列国内法律法规的出台,说明我国非常重视残疾人权利问题。但从实践中盲道存在的问题来看,在贯彻作为残疾人权利保障基本原则之一的无障碍原则这个问题上还有不足。

  赵理智举例称,根据《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规定,盲道的所有权人或者管理者没有及时对盲道进行保护或维修时,有关主管部门应该责令限期维修。“但问题在于,实践中缺乏执行细则,也难以明确相关部门的具体责任。也就是说,我们虽然有规定,但是规定怎么操作、由谁来操作还是空白。”

  赵理智还提及,我国《无障碍设计规范》对于盲道的规定其实是比较细致的,但是目前缺乏对实施情况的监测。

  “盲道被占用也好,设计不合理也好,都和监管没跟上分不开,而关于监管的具体规定,在目前的法律中存在缺失。”赵理智说。

  在张万洪看来,对于盲道建设乃至更普遍的无障碍环境建设,即便法律规定得更加详细严格,如果仅从管理角度落实,而缺少“用户视角”,特别是缺乏让残障人士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表达需求、反馈体验、救济损害,具备主张和实现平等交通权利的可行能力,难免还是会出现各种漏洞。

  发挥监督作用

  纳入政绩考核

  面对问题重重的盲道,该如何治理以保障盲人的出行权利?

  从法治建设角度,赵理智认为,可以加强《无障碍设计规范》和《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之间的联动,比方说可以考虑在《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中明确规定,本条例所依据的其他法律文书应包括《无障碍设计规范》。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无障碍环境条例》当中规定的追责问题无法可依的情况。

  李庆忠建议,应该将现有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升格为法律,依法明确各环节的责任主体,加大相关条款的强制力。比如,建筑、公共设施从设计到验收各环节,增加包括盲道在内的无障碍验收一票否决机制;完善无障碍服务相关规范;对于典型事件启动无障碍公益诉讼,发挥警示作用。

  张万洪的建议是,加强无障碍领域的专门立法,明确实施细则,压实责任主体,设定奖惩规则,提升相关规范的约束力。

  从实际工作角度,张万洪呼吁加强各级残疾人工作委员会的协调作用,更好发挥政府职能部门在盲道建设中的合力,充分发挥残疾人社会组织的监督、服务作用。对于盲道设计、施工、验收或改造,要充分听取当地视障者及其代表组织的建议;对于盲道的占用、损毁,可以鼓励更多社会力量发挥监督作用;对于盲道的维护、管理,可以尝试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形式予以保障和落实。

  赵理智认为,盲道背后反映的是包括盲人在内的残疾人面临的无障碍问题,应当对政府部门的相关工作人员定期开展保障残疾人权利的培训,特别是盲道等无障碍公共设施的维护,应当纳入政府有关部门的日常政绩考核中。

  从具体操作角度,张万洪认为,在盲道等无障碍设施尚未建成或完善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其他手段进行补充,确保提供平等、包容的公共交通服务。特别是在公交站点和其他公共服务场所内,要提供足够的、专业的人工导引。

  “要以视障人士的平等参与为核心,从完善出行链的角度,系统解决视障人士出行难的问题。盲道只是视障人士出行某个环节中的一部分无障碍设施,我们应该建设环环相扣的无障碍环境,如红绿灯路口处设置提示音,公交车站、地铁站语音播报楼层、站台、到站等信息。”张万洪建议。

  从信息技术角度,李庆忠建议,积极利用现代科技,利用5G和人工智能技术开发导盲机器人等智能导盲产品,以有效解决盲人出行问题。

  “盲道并不能解决所有出行问题,比如对周边环境的识别、过马路、换乘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准确找到目的地等,而信息科技的发展有望系统解决这些问题,将来‘智能盲道’或许会取代有形的盲道。”李庆忠说。

为您推荐

山东交通技师学院开展“希望小屋”儿童关爱行动

人民网济南, 12月1日电寒风伴随着冷雨而来,新一轮寒潮来袭。寒风难以阻挡志愿服务的步伐。11月30日,在“12.5国际...
内江帮助1001名孩子实现阅读“微心愿”

内江帮助1001名孩子实现阅读“微心愿”

原标题:内江帮助1001名儿童实现阅读“微心愿”。 11月16日至18日,内江启动了为期三天的“爱悦读点亮微愿望”图书发...

河北隆尧:开展冰雪大篷车下基层进社区活动

森都, 隆尧县, 河北省现代城市社区居民正在观看冰雪运动知识宣传页。枚乘摄 人民网石家庄, 11月30日电近日,隆尧县,...
嘉峪关市多措并举推动河湖共管共治

嘉峪关市多措并举推动河湖共管共治

今年以来,嘉峪关市进一步完善河(湖)系组织体系,持续加强河湖水资源保护、水岸线管理、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等工作,河(湖...
探访青海尖扎黄河岸畔残疾人“幸福之家”

探访青海尖扎黄河岸畔残疾人“幸福之家”

图为工人和残疾人在尖扎县残疾人关爱服务中心制作手工作品。张添福摄 众信。青海, 尖扎, 12月1日。标题:参观黄河, 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