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事

一条不应被淡化的红色路线 一帮不该被遗忘的“土豪”

1934年11月,红25军从信阳罗山何家冲开始长征转战陕北,其中有一支队伍是从我的老家门前路过的。我的老家是信阳平桥区高梁店乡(当时是信阳县邢集区申阳台乡)。当年给红军带路人是我大…

1934年11月,红25军从信阳罗山何家冲开始长征转战陕北,其中有一支队伍是从我的老家门前路过的。我的老家是信阳平桥区高梁店乡(当时是信阳县邢集区申阳台乡)。当年给红军带路人是我大伯冯业宇和他们党小组的全体党员……分手时还给大伯他们几条长枪和两把手枪及一部分子弹。

一条不应被淡化的红色路线 一帮不该被遗忘的“土豪” 有一次区领导问我,红军长征是否走过咱们平桥区!我肯定讲:依我对红25军长征的了解和多年父辈们讲的革命故事中,判定我的老家就是一条红色路线——红25军长征路线之一。虽然红25军主力是从浉河区吴家店先西到桐柏。但一小部分是向北,到了平桥区高梁店申阳台过淮河后再向西。理由是:

一,发生的时间基本吻合:红25军长征就是1934年11月,曾多次听当地老人讲民国23年冬天,有几百人的红军队伍,陆续从老家门前一条南北路过去的。

二,行军路线也符合,红25军是从何家冲向西过京汉铁路,到老信阳县的吴家店,再向西北到桐柏,最后到达陕甘。而通过我家门口的这两条道路,自古就是桐柏到平昌古城和北尖山到信阳吴家店十字路。

三、规模上也应该是,大妈讲,一次过去的队伍就几百人,并且需要购买大量的粮食,还要当地人作向导,同时大伯他们还来回护送几趟,说明是从外地过路的队伍,不是当地党的小股游击队。

四、逻辑上也说得通:

①红25军长征时是2900多人,到了陕北还增加了几百人,是几路长征队伍中唯一不减员还增员的队伍。老家多位乡亲就跟随队伍走了,说明一路也再扩红。

微信图片_20210630103531.jpg     ②当年长征路线不可能都走一条,风险特大,在特定地点一定有备用路线或一部分走小路,并随时随地会派人探路的。

③当时党的地方武装最缺的就是枪和子弹,能一次送几支枪还有贵重的手枪,并有不少子弹,决不会是地方武装,游击队也没那么大实力……

冯业宇是我父亲同祖太长兄,他生于1912年,牺牲于1935年。在《高梁店乡志》上有记载。大妈叫吴昌珍,生于1909年4月,死于2000年10月。大妈娘家是平桥区邢集北尘山“吴老汉闹革命”的老吴家。我们是信阳西北角的大姓老冯家,双方大都是地主出身,也算是“门当户对”。以至于后来的二妈和幺妈都是北尖山老吴家姑娘。从此26岁的大妈就带着幼小的女儿冯克莲终生没改嫁,继续闹革命,另两个女儿也因大爹大妈闹革命常不在家缺乏照顾,都才几岁相继得病死亡。吴昌珍还亲自冒死为“陈大姐(陈少敏),吴老汉(吴厚民)”等传递过重要情报。有一次半夜交通员领来几位要过路的上级领导,一天没吃饭了,当时大妈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招待他们,就把正在孵化小鸡的母鸡杀了,还有刚孵化三五天的已带血丝的十二个鸡蛋,也一起给他们炒吃了,当地至今还有人讲这个动人新“杀鸡取卵”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10630102019.jpg 吴昌珍当时也是党小组的外围人员,大爷冯立殿是刘吴 吴昌珍之墓

党小组组长,组员有大爹冯业宇,二爷冯立选,三爷冯立远等。送走红军后,反动势力就更加猖狂了,冯立殿和冯立选相继被捕,不久被秘密杀害。冯业宇在给敌人一次战斗中受伤,不久也牺牲了,临死前交待大妈把两支手枪及上百发子弹和一个钨金香炉放世坟墓中,将来交给党组织。其后人表示,如有需要同意政府扒开老人坟墓,还原历史,完成遗愿。冯立远是教书先生,瞒着三奶和家人说出运门贩盐去了,其实是直接带领几个农协会员跟随徐海东的红军小分队走了,直到解放后再也没一人回来。至今三奶坟头是双坟头,是三爷的衣服和书籍和三奶葬在一起。当年该乡还有不少“地主保、甲长及赤卫队员”被国民党以“通共”罪杀害。

微信图片_20210630111544 这些党员是由大妈的娘家哥邢集尖山吴昌炳和侄子吴仁甫在申阳台乡发展的首批党员,党员中不少是当地“地主们”。因为当年他们都是相对有钱的地主家庭,才能有条件上学识字,有的甚至是县城中学毕业的,容易接受新思想新观念,但是加入共产党当时当地可是杀头罪。 高梁店乡志有所记载

这条红色秘密交通线在后来的抗日和解放战争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延安到中原局所地地确山朱沟(号称“小延安”),再从朱沟穿越敌占区到李先念新五师指挥部——大别山西北部的四望山(现在浉河区浉河港乡),这中间一百多公里中,有40公里是靠我家乡的父辈们负责北接20公里再南接20公里来回护送。其中刘少奇、陈毅、李先念、王震、王国华、宁淮、吴厚民、陈少敏等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曾从这条路上秘密通过,他们中大部还在当地豪绅我们叫幺老太的冯全香和叫大爷的保长冯立珍家住过,与他们有很深友情。长辈们经常把首长们装扮成赶猪牵牛的伙计,或是卖油、卖豆腐或卖竹席、箩筐的小商贩。 因这些地主保长们相对富裕,才请得起伙计开得起饭店,以及开榨油、磨豆腐、鞭炮等作坊,便于掩护交通员的身份。大爷讲,经常他前庭院陪国民党或日伪地方保安团小队长们喝酒,后边杀猪宰羊 微信图片_20210630103216.jpg 的往往就是党的地下交通员,所以这些“土豪”护送过往同志时,与敌人 “称兄道弟”,才更容易通过哨卡。电视剧《绝密使命》中许多镜头就是老家老一辈革命者的真实写照。

1939年高梁店已建立12个联络站,先辈们多次带领游击队员和民兵配合新五师在当地打过不少胜仗。当年,河南省委、信阳县委、新四军新五师多次在申阳台开会,多半是地方民兵负责站岗、放哨、送粮、送被。1944年冯全香受命和其大哥冯全恒及高梁店游击队负责人程中学、李开地等还亲自带人护送过李先念和其警卫,从高梁店大坡岭到确山朱沟开会。就连冯全香的儿子冯立先很早就成了党的小交通员。1946年,已是中原军区司令员李先念从尖山前往湖北大悟山,再次由冯全香等人护送其到四望山,就是这最后一次会面,李先念亲自给冯全香安排:你马上把“大孩”(他们当年都习惯叫冯立先为大孩)送到信阳上中学,后又转到西安上学(当年李先念是乎有什么预感)。1949年冯立先从学校参军去了东北,抗美援朝时守卫在鸭绿江畔。1953年被当地郑姓人家举报“……其父亲冯全香是地主成份,并诬陷其枪杀郑家一无辜……”,因此已是独立师连长职务的冯立先被复员回家。在信阳工作的吴厚民知道后亲为其做证,宁淮也亲自证明“那所谓郑姓无辜,就是当年我宁淮亲自枪毙的一个汉奸……”,冯立先才被昭雪,便被安排在信阳县民政局工作,已八、九十岁的大奶马祖美,每每讲到这里,都流着眼泪念叨这些老革命家们!

另一个名字也叫冯立殿的,是老家胡湾村人,当年也是老家大坡岭、芝麻山、天门山一带土匪头子,抗日战争暴发后,他带领五、六十个土匪们接受整编,成了国民党信阳县大队大队长。1941年腊月三十晚上,他们认为日本鬼子会放松警惕,便带县大队偷袭信阳县城,结果被鬼子反扑,他们边打边撤,被追到平昌淮河边时天已快亮,一百多人的县大队还剩下几个人,子弹已打光,冯立殿被俘后被鬼子挖去双眼,割去舌头,然后被杀死在河沙滩上。大年初一,是国民党68军一军官买一副棺材带一班士兵把冯立殿大爷送回老家安葬的……

我父亲冯业安,生于1922年,是当地最早一批儿童团员,也多次听他老人家讲很多革命故事,常听父亲唱些耳熟能详的革命歌曲:

大别山,红旗飘,                   根据地,建得早,

赤卫队,带梭标,                     儿童团,放岗哨,

妇救会,传情报,                     共产党,领导好,

苏维埃,根子牢!

微信图片_20210630112024 据父亲讲,1941年冬天,已是基干民兵的父亲和另一个民兵负责送一名同志一边境,头天晚上有北边交通员从王岗送到我们家住下,然后在天亮之前把该同志送到南边30里南外的吴家店,交给下一个联络点再由他们送到另一站。他们都扮成卖猪崽农民,每人挑了两个30多斤猪崽,借着月光走在崎岖偏僻山路上,路过黑山狼洞附近,他们通过手电筒照射,发现被至少六只蓝光眼睛三支狼盯上了,父亲说没办法只好丢一个小猪给狼吃,不一会狼吃了小猪后又尾随而来,他们只好又给群狼丟一个小猪。然后一个人扔下装猪的竹篮子,掂个扁担断后,两个挑担在前,天快亮时才摆脱恶狼追赶……。

父亲6岁丧母,一个哥和两个妹妹都在十来岁病死,他只有和爷爷相依为命,很早加入儿童团,16岁成为武装民兵。1939年秋信(阳)桐(柏)确(山)游击队司令宁淮住在我们冯老寨保甲长家,考虑父亲的实际情况,他让父亲继续留在当地当交通员和民兵,拒绝了他参加游击队的申请,而我们村寨冯业宇大伯的亲弟冯业仑和我姑奶唯一的儿子明开选等四人跟着他加入了新四军。明开选解放前夕,因有病回到老家,继续为建设新中国默默无闻的干了几十年,到死没向政府伸手要半点好处,就连他养父刘发富身为生产队长,在改造河田中冲在最危险地方,不幸因河堤塌方牺牲了,也没向公家要一分钱的补偿。二伯冯业仑在新四军中成为一名优秀的军医,解放后复员回家乡成了村医。后因大妈和二伯及幺爹都被划成地主成份,就再不敢提大伯冯业宇坟里藏枪等事,怕说不清。

微信图片_20210630103212.jpg       1944年国民党最后一个信阳县长马咸扬,盘踞在申阳台,他不积极抗日、不去收复失地——信阳老县城、也不顾国共合作之大局,扩充上千人反共武装,在老家处处设卡,拦截过往交通员,关押当地革命志士。1945年宁淮司令决定攻打申阳台。这时已是民兵排长的父亲,便带着民兵配合游击支队从4月3号晚攻打几天几夜,到4月8号晨终于攻克了国民党顽固派的这个临时县政府,活捉了反共县长,解救革命干部和基本群众50多人,俘敌500多,长短枪300多支,机枪3挺,并缴获县政府大印。父亲讲,这次战斗游击队和民兵也有不小牺牲。

微信图片_20210630103220.jpg 1949年4月1日,信阳全境解放,当天父亲被任命为申阳台乡公安助理,母亲严玉轩当天也被任命为平昌乡妇联主任,隶属才成立的古城区政府。

父亲带两个民兵还配有步枪(我长大才明白大家为何叫父亲“老公安”的外号),负责“打土豪,分田地”。让父亲痛苦和矛盾的是,除了极少数包括冯家人在内的已镇压的恶霸地主分子和反动民团头目外,不少要被打倒的对象,大部分是开明地主和老实本分的富农们,有的还是闹革命时父亲尊敬的长辈,有的是革命者的后人和本家,甚至连父亲一向敬重并常和其一起完成护送任务的冯立珍保长,也成了扫地出门的坏分子。在当时复杂阶段斗争中,父亲成天忙的焦头烂额,除大部分是苦大仇深贫下中农外。也有一些好吃懒做的、偷鸡摸狗的、油手好闲的无赖,以及因吃喝嫖赌败坏了父辈家产的混混,快解放或解放初他们是摇身一变混入革队伍的投机分子。当年邓小平曾在挺进大别山后的土改中,称这些人为“流氓无产者”。父亲先是被陷害划成地主成份,后在县公安负责人候富碧干预下重新复查后,父亲不想再当“官”了,就自认”富农”成份,便高 微信图片_20210630103208.jpg 高兴兴与母亲双双回老家务农,“接受贫下中农监督改造”。在2012年,已89岁的母亲终于被平桥区评为第一批“英雄母亲”的光荣称号。虽是迟到的关爱,病床上的母亲还是激动地流着眼泪摸着证书哭喊道:“还是共产党好啊”! 宁淮一来家里,当年只有10岁就喜欢

给他端茶倒水放马的冯立珍的儿子

………… 冯友业及儿媳马启俊(2017年90岁)

综上所述,一部分有据可查,一部分故事是本人多年听当地老人所讲,当年先辈们放弃安逸的富家子弟的生活,投身革命,不仅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追杀,还遭父母亲戚的坚决反对,被骂成“败家子”。更让先烈不能冥目的是他们的遗孀和后人在解放后的土改“过左”的运动中,不少被划成地主和富农成份。当年为了保密,几乎所有地下党员入党证等材料烧了,证人要么是随部队走了,要么就是死了。所以这些功臣或子女们,大都财产被没收,有的甚至被赶出家门,受到一些不公正待遇。但是他们却很少有人怨恨共产党,我们党也走过湾路,但今天已是世界上最大的组织,最伟大的党,她已走过她百年华诞。所以我们更不应该忘记这些红色路线和“土豪”们的贡献,他们的事迹不应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些只是老家冯姓 微信图片_20210630110601.jpg 中部分较感人的人物事迹,整个家乡许多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和埋有许多牺牲的共产党员和国共两党的抗日烈士,随着老年人不断去世,慢慢就没人知道那些“无主坟”是谁了!

在讲党史,唱红歌的红色教育中,党和政府应尽可能多挖掘整理出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革命史,即是告慰先辈在天之灵,也是为了激励后人传承红色基因,珍惜当下美好生活,不忘革命本色,重走长征路,为两个"更好”而努力,也是为党的百岁生日献上的深沉贺礼!

供稿,冯鑫
编辑,刘朝斌

2021年6月29号深夜

 

为您推荐

张灯结彩迎新年

2021年12月30日,北京北海公园红灯笼高挂迎新年。 北京北海公园,高挂红灯笼,喜气洋洋,迎接新年的到来。刘宪国摄(人...
乡村产业数字化,帮1900万个“小丽”留下来

乡村产业数字化,帮1900万个“小丽”留下来

助力共同富裕 打造社会化共创样本   进城务工的小丽被父母喊回家相亲。养鸡的阿健,直播带货的葡萄哥,开民宿的阿...

国粹艺术名家——杨建华

海魂杨建华  简 介 杨建华(海魂)先生,大海之子,国家一级美术师,海洋画派传承人,国际名人百科会员。(终身会员)健康桥...
脚下有泥 心中有光——中国长城保护员群像

脚下有泥 心中有光——中国长城保护员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均为2020年8月20日摄)。上图为张鹤珊在长城上行走(无人机照片);下左图为张鹤珊在长城上巡视;下中...

为了乡村孩子的“飞行梦”,他病倒在50岁的门槛

心有暖阳万丈光 ——科技志愿者王方遒回乡助学记   秋冬时节,红枫似火。在这个美好的季节,在人生和事业的高光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