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治

原告仅凭与微信名为“第三人”的聊天记录起诉被告,能够胜诉吗?

随着微信支付功能使用的普及, 人们在经济往来中 越来越依赖于这种便捷的 无纸化支付手段。 在利用微信支付代替 其他支付方式的民间借贷活动中, 经常存在借贷双方处于异地、 在零接触情…

原告仅凭与微信名为“第三人”的聊天记录起诉被告,能够胜诉吗?

随着微信支付功能使用的普及,

人们在经济往来中

越来越依赖于这种便捷的

无纸化支付手段。

在利用微信支付代替

其他支付方式的民间借贷活动中,

经常存在借贷双方处于异地、

在零接触情景下完成

民间借贷法律行为的情况,

这时借款人往往不再向出借人出具借条。

如果一方微信转账借款给他人,

他人不依约还款也拒不到庭应诉,

法院是否会判原告胜诉呢?

原告仅凭与微信名为“第三人”的聊天记录起诉被告,能够胜诉吗?

近日,

湘潭县人民法院缺席审理了

一起原告仅凭微信聊天记录起诉被告,

而被告微信名显示为“第三人”

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

跟小编一起来看看

原告诉称

原告张某与被告李某原系男女朋友关系,2019年7月10日,被告因生意周转等原因向原告借款45000元,原告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分四次转账给原告,借款后被告陆续向原告转账偿还部分款项。2020年4月19日,双方结算后,被告在微信聊天记录上以文字形式确认:“今借到张某人民币35000元整用于生意周转,归还时间为2020年10月31号,如未归还愿承担法律责任。”原告张某对上述归还时间修改后,双方最终确定还款时间为“2020年7月15日前归还1.5万元,剩余2万元于2020年10月31日前归还完”。借款到期后,被告未按约偿还借款,且与原告失去联系,原告无奈诉至法院。
案有“蹊跷”

该案初看事实简单、证据充分,但承办法官在开庭前发现原告提供的被告的微信名为“李某某”,与本案中的被告“李某”显然并非同一人,核实被告李某的户籍信息后发现其并无曾用名。尽管原告一再向法庭表示“李某某”即为李某,但鉴于没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法官要求原告当庭提供更进一步的证据证明原、被告即为案涉两个微信号的持有人。
原告仅凭与微信名为“第三人”的聊天记录起诉被告,能够胜诉吗?

原告“艰难举证”

由于腾讯公司对公民的个人信息依法进行了保护,公民在注册微信后,实名认证信息即被腾讯公司进行了部分遮蔽,原告无法完整提供本人的认证信息,最后原告在“设置”选项的“账号与安全”里找到了微信绑定的手机号码提供给了法庭核实,法庭当庭认定了手机号码使用人原告即为该微信号的持有人;为了证明另一个微信号确为被告本人持有,原告最初提供了微信聊天记录的部分内容佐证,也提供了原告在开庭前两天告知微信号“李某某”即将开庭的聊天记录,然欲达到“李某某”即是“李某”的证明目的,聊天证据的证明力仍然较低。经反复尝试微信里的各种功能,最终原告在微信支付的“账单”里点击该笔具体转账,在弹出页面里点击“申请电子转账凭证”,接着输入对方的完整姓名,得到一张盖有腾讯公司红色电子签章的电子转账凭证,该凭证上赫然显示了原、被告的完整姓名,法官综合本案其他间接证据,根据民事诉讼中“高度盖然性”的事实证明标准,最终确定该微信号“李某某”的持有人是“李某”,判决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仅凭与微信名为“第三人”的聊天记录起诉被告,能够胜诉吗?

无纸化民间借贷纠纷的审理难点:
原、被告是否为案涉社交账户(如微信号)的持有人

在传统的民间借贷纠纷中,原、被告的主体资格不难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20修正)的第二条明确规定,当事人持有的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没有载明债权人,持有债权凭证的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被告对原告的债权人资格提出有事实依据的抗辩,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告不具有债权人资格的,裁定驳回起诉。从该司法解释来看,持有借条的当事人在法律上被推定为债权人,除非债务人能够提出充分的证据推翻。而在新型的电子化民间借贷关系中,不存在纸质借条原件,既无可直接辨认的借条内容和借款人,也无法在发生争议的情况下对借条的字迹进行笔迹鉴定。

故此类案件中电子账号的持有人身份的证明就异常重要,如在本案中,既要证明原告提供的微信号是由原告持有,也要证明原告提供的被告的微信号是由被告持有,而民事诉讼的举证规则是“谁主张、谁举证”,故原告承担了该种事实的举证责任。

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欲证明原告提供的微信号为原告持有,可由原告通过登录自己提供的微信号查找绑定的手机号,由法官当庭查验原告是否为手机号码使用人,再进一步判断是否为微信号持有人;而要证明原告提供的被告的微信号为被告持有,司法实践中主要依靠对方自认,其次是通过打开对方的微信头像或微信相册等内容佐证,再次是通过向软件供应商腾讯公司申请协助调查确认是否本人。

然而除对方自认外,其他方式或具有偶然性,或具有技术上的依赖性,不是常态化的取证手段。在被告未出庭或拒绝自认的情况下,法官更是无法当庭核实微信号的持有人,即使该微信号确为被告持有,也不能排除第三人冒充被告与原告虚假聊天骗取信任的情况,而在待证事实不明的情况下,原告也面临着败诉的法律风险。

本案因原告最终举出微信支付电子转账凭证这一强有力的证据而在诉讼中“反败为胜”,但实际上电子转账凭证上并无双方身份证号码,不能排除同名同姓的其他人与原告之间发生民间借贷关系,也即微信电子转账凭证的证明力亦非绝对的排他性证据,对被告是否为微信号持有人这一待证事实,仍离不开法官结合聊天记录和其他证据进行自由心证,综合认定是否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原告仅凭与微信名为“第三人”的聊天记录起诉被告,能够胜诉吗?

法官后语
      为防范电信诈骗风险,确保社交账户系当事人本人操作,在仅依靠电子支付手段发生民间借贷行为时,当事人应尽量联合使用文字、视频、语音等多种形式进行,在向对方账户(如微信号)转账时标注好转账用途并即时留存电子转账支付类凭证,既能保障交易安全,又能在争议发生后提供较为充分的诉讼证据;同时当事人在工作和生活中也需谨慎管理好本人的身份证、银行卡和微信号等社交账户的账号和密码,防止他人非法使用遭受经济损失。

文案 | 张   清

编辑 | 田婷婷

审核 | 谷   峰

为您推荐

蒋九久到湘潭县中路铺镇凤形山村和锦石乡文佳村宣讲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调研乡村振兴工作

为全面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认真落实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12月3日,湘潭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
微信图片_20211206162727

湘潭京湘供水有限责任公司党支部来到湘乡东山学校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活动

11月26日,湘潭京湘供水有限责任公司党支部来到湘乡东山学校开展主题为“感受红色情怀,追忆革命精神”党史学习教育活动。 ...

伟人故里共瞻仰 实地学习悟初心

他 年少时 立下鸿鹄之志 至年老 仍在艰辛探索 必其一生 引领中国人民站起来强起来 他 年少时 坚定了共产主义信仰 至年...

宪法宣传周,莲乡法院在行动

湘潭县素有“莲乡”之称 11月29日至12月5日 是第四个宪法宣传周 为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 弘扬宪法精神,维护宪法权...

湘潭县花石镇中心卫生院 开展2021年宪法宣传日活动

2021年12月4日是我国第8个国家宪法日,当日,湘潭县花石镇中心卫生院医务人员联合花石镇司法部门志愿者在人群聚集处开展...
返回顶部